,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真相调查 >> 百龙创园拟冲关IPO胜算几何?投资者众说纷纭

百龙创园拟冲关IPO胜算几何?投资者众说纷纭

2020-03-18 21:35:52 来源:中国IPO在线综合 浏览:1

   本期《新股要闻》栏目关注到位于德州的山东百龙创园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拟冲关登陆A股市场,其“中国领先的功能性配料生产者”光环饱受业内的关注,目光聚焦的同时,有众多投资者对该公司几大颇受争议的问题公开提出质疑,如食品安全隐患、财务造假问题、违规融资亏损剥离、环保涉嫌违法、盈利能力存疑难以支撑A股持续增长的要求等问题不绝于耳,各类媒体也有相关报道。对于该公司IPO的未来征程,广大投资者存有以下疑虑,希望能引起发审委等相关监管部门的重视和关注,以利于上市企业加以改进提升实力,保障投资者权益。

环保硬伤是否触碰“证监新规”警戒线?
  “环保无小事”或被翻老账,IPO征途或存不确定性,部分投资者建言除了向证监会反映该问题,更呼吁中央环保督查组介入调查。身为当地大型生产企业,却有如此重大的环保违法行为发生,不禁领投资者咂舌,且证监会已明文规定,三年内有重大环保违法的公司不得进行IPO上市,请问下列环保违法情形是否符合政策要求?论行政遭罚记录,该公司子公司兴达化工可谓是声名大噪。报告期内该公司曾因违规经营遭到了包括环保、规划、消防、工商、税务等多个部门的多次行政处罚。数据资料显示,禹环罚字[2017]007和文件禹环罚字[2018]47号文件显示,兴达化工营业期间就因精品车间精致反应釜未批先建、因调阅静电除雾设施运行记录发现,设施清洗期间,废气只经过水喷淋处理后排放,违法大气污染防治管理制度。根据《环境影响评价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禹城市环境保护局对其分别处以3.75万元行政罚款、处以10万元行政罚款。广大投资者质疑,是否为处罚力度太低,无关痛痒,才致使该公司有恃无恐,变本加厉式的违规。随着我国法律制度日益严格以及证监会对于上市企业监管力度的加大,该公司后期的经营表现令人堪忧?
   该公司在生产过程中所产生废水、废气、废渣等污染性排放物,如果处理不当会污染环境。如此高危污染源的存在,势必产生大量的排放污染,试问该公司是否有无对废水、废气等排放物进行处理的设施及举措,是否达到对环境保护的政策要求?“环境污染”问题会否成为该公司IPO最后冲刺的重大障碍,投资者呼吁监管部门重新审查后合格后再度放行。

“违规票据融资”事件会否持续发酵IPO至关重要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句至理名言时刻在警醒世人,小事不抓终将酿制大祸端。广大投资者爆料该公司的管理内控风险存在诸多问题,尤其是在资金管控中存有巨大隐患,据了解该公司出于生产经营过程中的资金压力,通过向其他单位开具无真实交易背景的票据,经背书转让后,向银行贴现后再汇回公司,以此进行融资;并表示票据到期后,由公司自行兑付。2016年,百龙创园的违规的票据融资金额达1.1亿元,主要用于支付供应商货款、固定资产建设以及其他生产经营所需的资金。百龙创园还以第三方作为货款支付对象,向银行申请流动资金贷款,并采取商业银行受托支付的方式将贷款资金支付,再由第三方当日或次日将资金转回,由公司使用并由公司向银行偿还贷款及利息。2016-2018年,百龙创园的流动资金贷款受托支付分别为2.73亿元、1.8亿元、6400万元。百龙创园表示,公司已于2018年3月后不再以该等形式获取银行贷款。另外该公司子公司违规贷款超5000万,禹城农商行未明示贷款总计8690万元。其中,山东省禹城市兴华农业生产资料有限公司贷款2960万元;百龙创园子公司山东兴达化工有限公司贷款2830万元、子公司禹城市弘盛源精细化工有限公司贷款2900万元。综上案例,不得不反思:究竟是因为该公司“不务正业”的融资腾挪?还是在资金管理机制上过于混乱漏洞百出?亦或是该公司经营本身早已举步维艰靠贷款艰难度日?本轮IPO所计划募资是否就是填补巨额亏空而用于偿还借贷?此堪乱状况令广大投资者担心其上市后如何保障募集资金安全?

子公司全面亏损拿什么保障投资者回报?
  “良好的盈利能力是IPO企业冲关的硬指标”,若有悖于此,则有造假上市圈钱之嫌。翻阅资料发现:该公司共6家子公司里面就有4家连续亏损和1家停止经营,子公司兴达化工2019年上半年亏损807.68万元;2018年度亏损876.75万元;子公司弘盛源精细化工2019年上半年亏损125.1万元;2018年度亏损244.4万元;子公司广博科技2019年上半年亏损78.05万元;2018年度亏损78.09万元;子公司泰斯特2019年上半年亏损0.18 万元;2018年度亏损0.72万元;子公司大禹圣农食品2019年上半年盈利59.13万元;2018年度盈利73.30万元。目前已停止运营。到底是强弩之末挣扎出的靓丽财报?还是想利用募集资金来填坑补漏?投资者建议监管部门重审该公司财务报表并重新核实募集资金用途的合理性及合规性?

薪酬体系漏洞百出呼吁税务部门关注
  “百年大计、以人为本”,该公司离谱薪酬亦引起了业内的广泛关注。该公司百龙创园的法定代表人为仅持有公司0.22%股份小股东禚洪建,此人还担任公司董事兼总经理,目前是百龙创园薪酬最高的人,2018年度税前薪酬为21.35万元,月均约为1.78万元。作为“高新技术企业”的百龙创园其他高管及核心技术人员年薪更低的可怜,2018年度公司董事长窦宝德税前年薪仅为9.52万元,副总经理窦光朋年薪为10.92万元,公司副总经理魏军税前年薪仅有7.28万元,月均6069元;其核心技术人员张明战税前年薪仅有6.62万元,月均5519元。与其竞争对手保龄宝的高管薪酬形成鲜明反差,2018年度年薪最高的为董事长邓淑芬为111.65万元;最低的为监事会主席肖华孝年薪为20.39万元;其他高管年薪在39万元至77万元之间。既然该公司财报业绩显示盈利良好,那试问如此严重偏离市场行情的薪酬体系,究竟是为了节约开支提升利润率迎合IPO上市需求提升利润率采取的财报虚假信息披露?还是公司经营效益下降导致的员工和高管薪酬骤降?亦或是存在“阴阳账目”私下个人支付另一部分薪酬从而达到避税之目的?若是前者便有粉饰招股书财报数据之嫌,若属于后者,可能会引发税务部门关注,此次征战IPO募投扩产便有可能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广大投资者忧心忡忡。

   综上所述,四大疑问会否影响该公司核心业务,从而对募资募投项目产生本质系统性风险?投资者的投资回报是否产生重大影响?募投扩产、借鸡生蛋,利用资本市场之力促进企业发展,回报社会、回馈投资者,这本是企业IPO的初衷,若违背于此,投资者便要提高警惕、防范风险,本栏目亦会持续关注。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与报价 - 使用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