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财经时评 >> 昆山沪光IPO:旧案出现新证据 实控人和财务总监或涉欺诈 法院将重审

昆山沪光IPO:旧案出现新证据 实控人和财务总监或涉欺诈 法院将重审

2020-05-18 11:02:13 来源:价值线 浏览:50001

5月8日,证监会召开第十八届发行审核委员会2020年第66次发审委会议,昆山沪光汽车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山沪光”)首发获通过。

  价值线研究院发现,这家已过会的企业,因此前出售的一家小贷公司的旧案,卷入一场1459万元“欺诈”官司,涉嫌骗取担保款,董事长成三荣、财务总监王建根均身陷其中。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去年12月表示,将对该案再审。

  招股书对这一案件没有提及,而发审委的发审会提问环节也未涉及这一案件。

  IPO前紧急剥离沪成小贷

  招股书显示:昆山沪光主营业务为汽车线束的研发、生产及销售。昆山沪光此次募投项目是在目前主营业务基础上的扩充和提升。本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实施后,昆山沪光将实现新增30万套成套线束、50万套高压线束、30万件发动机线束、800万件其他线束的生产能力。

  除主业之外,公司早期曾涉足小贷业务。

  招股书显示,沪成小贷系由昆山沪光前身沪光有限、昆山市惠通包装装潢有限公司、江苏彩华包装集团公司及其他自然人股东于 2010 年共同出资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20,000 万元。

  2015 年 7 月 31 日,沪光有限与昆山市惠通包装装潢有限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书》,沪光有限进一步以人民币 2,000 万元受让昆山市惠通包装装潢有限公司所持有的沪成小贷 10%股权,一度持股比例高达45%。

  招股书称:由于沪成小贷主要从事小额贷款业务,与公司主营业务不相关,昆山沪光随后决定出售所持沪成小贷股权。

  2017 年 12 月 18 日,沪成小贷召开股东会,决议同意沪光有限将其所持有沪成小贷 23%、12%、5%、5%的股权分别转让给昆山同日工业自动化有限公司、苏州锦融投资有限公司、原有股东金伟慈、徐雪华;同意公司财务总监王建根将其所持沪成小贷 5%的股权转让给原有股东冯剑,其他股东放弃优先购买权。

  价值线研究院发现:2018 年 1 月 2 日,江苏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出具了《关于同意昆山市沪成农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股权变更的批复》,根据江苏证监局的相关公告,对昆山沪光汽车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辅导备案日为2018年1月3日。

  也就是说,出售沪成小贷获得金融办批准的第二天,昆山沪光就进行了IPO辅导备案。

  虽然招股书称:报告期内发行人持有沪成小贷股权期间,沪成小贷不存在重大违法违规行为。但如此急于“甩包袱”,昆山沪光是想掩盖什么吗?

  旧案将重审,实控人、财务总监或涉欺诈

  2019年12月26日,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了一份《昆山长顺商品混凝土有限公司、昆山海帝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与昆山市沪成农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昆山德振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等合同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以下简称《裁定书》),揭出一桩2015年的陈年旧案,牵涉到了昆山沪光董事长成三荣、财务总监王建根。

  案件的一方,是一家因无力还款,已被列入失信企业名单的“老赖公司”——昆山德振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简称德振公司),另一方是当时还在昆山沪光旗下的沪成小贷。

  《裁定书》显示,2015年4月14日德振公司向沪成小贷公司借款1000万元,长顺公司、海帝公司、孙炳良等提供担保。

  上述贷款到期后,沪成小贷以德振公司以及担保人未履行还款义务及担保义务为由,诉至昆山市人民法院。2016年10月18日判决长顺公司、海帝公司、孙炳良承担担保责任。2018年4月13日,沪成小贷公司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18年5月5日、7月6日、7月9日长顺公司分期履行了1459万元。

  原本看似是简简单单的一桩的借贷诉讼,而且已经结案。但就在近期,几位担保人却发现了新的证据——沪成小贷疑似通过划转德振公司的银行贷款等方式,早已在放款第二天就拿到了985万元,却仍然就这笔1000万元的借贷提起诉讼,并从担保人处拿走了1459万元。

  《裁决书》称:长顺公司、海帝公司、孙炳良最新发现的证据显示,2015年4月15日,德振公司将账面余额15万元转给昆山市张浦镇信恒华泰五金模具厂(以下简称信恒华泰,注册资本10万元,现已歇业)。同日德振公司向苏州银行贷款970万元,当日德振公司又将贷款来的970万元转给了信恒华泰。信恒华泰是昆山沪光财务总监、时任沪成小贷股东王建根名下的企业。

  长顺公司、海帝公司、孙炳良认为:因此以上事实可以证明,该985万元系帮助沪成小贷公司走账之用,实际权利属于沪成小贷公司。沪成小贷与德振公司之间1000万元借款中有985万元债权债务关系已经归于消灭。几位担保人对985万元债务无需承担担保责任。沪成小贷仍主张1000万元的本息,并要求长顺公司、海帝公司、孙炳良承担担保责任,与事实不符,与法律相悖。

  而德振公司监事郑道富更指出:德振公司向沪成小贷借款1000万元还给苏州银行,随即沪成小贷又以德振公司的名义,向苏州银行申请了贷款,并把这笔钱转到了关联企业信恒华泰的账上。他当时毫不知情。

  “沪成小贷公司给了我1000万元,在他们监督之下划来划去,他们把1000万元还了苏州银行,又从苏州银行贷了款项但没有给我,直接给了信恒华泰,我和信恒华泰没有关系。我没有拿到相应的款项,对整个事情也不知道。”“我后来问了公司财务,财务也不清楚,最后昆山市人民检察院问我才知道苏州银行的贷款是贷下来的。”

  在这个案子里,郑道富还牵出了昆山沪光的董事长、实控人成三荣。

  “2013年左右,德振公司向苏州银行借了1000万元,当时是沪光公司为我作担保,沪光公司是成三荣负责的,2015年成三荣表示不愿继续为我们担保。成三荣不给我担保的话,我就不能从苏州银行拿到归还过桥资金后所能得到的新贷款。”

  “成三荣为了解套,让他的沪光小贷公司提供借款1000万元,这1000万元要还给苏州银行,成三荣指定要孙炳良作担保。我告诉孙炳良我向沪光小贷公司借了1000万元其实是个过桥资金,还了就可以了,希望孙炳良做一个短期担保,孙炳良电话中就同意了。后来过来补签了和沪成小贷公司债权债务担保的合同。”

  郑道富称:“孙炳良以为我和成三荣设套把他套进去了。”

  “当时昆山市人民检察院也给我看了德振公司和昆山市张浦镇信恒华泰五金模具厂之间的购销合同、委托支付,但是我对购销合同和委托支付都不知道,只听说德振公司欠苏州银行的钱是他们代偿掉了。”

  如果长顺公司、海帝公司、孙炳良、郑道富所言为实。沪成小贷不但涉嫌骗取担保人的1000多万元担保款,还涉嫌伪造德振公司和信恒华泰之间的购销合同和委托支付材料。

  苏州中级法院在另一份裁定书中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撤销昆山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发回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重审。

  针对这一案件重审进展,价值线研究院向昆山沪光公司进行了询问,但截止发稿,仍未获得回复。

  旧案重审,会否对昆山沪光IPO造成影响,价值线研究院将持续关注。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与报价 - 使用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