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本维权 >> 低毛利率业务+商誉爆增 挖金客四度闯关IPO藏何秘密

低毛利率业务+商誉爆增 挖金客四度闯关IPO藏何秘密

2020-04-27 11:29:48 来源:投资者网 浏览:50001

三次申请上市无功而返之后,北京挖金客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挖金客”)再一次叩响了IPO的大门。

  过去发审委质疑的可持续经营能力、员工人数降低等问题,在最新一期的报告期中看似已解决,尤其是其对中国移动的过度依赖。2019年,挖金客来自中国移动的销售收入已从2018年的超80%降至63%。

  不过为了这表面的光鲜,挖金客付出了不小代价。

  再三冲击IPO为何失利

  “挖金客明明不差钱,为何要三番两次申请IPO?”即便被市场质疑上市的真实目的,挖金客仍坚持不懈地提交上市申请。

  公开资料显示,挖金客是移动文化娱乐产业领域的整合服务提供商,主要为游戏、动漫、阅读等移动娱乐产品提供内容整合发行、渠道营销推广和产品支付计费等一站式服务。

  4月17日,挖金客披露了招股书,2019年公司营收同比涨23%至2.58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涨89%至1.16亿元。

  招股书中,公司提示存在实控人不当控制风险:“如果实控人不能约束自身行为,导致公司内部控制制度执行不力甚至失效,公司可能会面临实控人损害公司和中小股东利益的风险。”

  两名控股股东离婚纠纷曾给公司带来不少麻烦。2015年1月,挖金客筹划借壳上市。同年5月控股股东陈坤就离婚问题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造成了同为控股股东的李征持有股权存在重大不确定性,遂终止重组。

  2016年,挖金客再次申请上市,后因“公司战略发展需要,及部分股东股权拟发生变化”撤回申请。2017年公司第三次递交招股书时,股权纠纷问题遭到证监会质询。即使公司表示这一问题已解决,但依然闯关失败。

  目前这一隐患仍未消除,“李征、陈坤通过直接和间接持股合计控制公司77.25%股份。本次发行完成后,李征及陈坤仍将控制公司57.94%的股权。同时,李征担任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陈坤担任公司董事和副总经理。”

  发展低毛利率业务

  股权纠纷隐患未除,新的困难又来了。

  据Wind数据统计,2019年,挖金客的应收账款从2018年的不到2000万元增加到了超8000万元,预付账款从110万元增加至3232万元。与之相对应,其应收账款周转率从10.8倍减少到5.3倍,总资产周转率也从1.16倍降到了0.99倍。

  不仅如此,公司商誉账面价值已逼近1亿元,而在2018年不到500万元,一年时间爆增约19倍。挖金客提示风险称:“如果未来外部因素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公司存在商誉减值的风险,进而对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这些财务压力的“始作俑者”均源于对北京久佳信通科技有限公司的并购。久佳信通2016年3月设立,主要为去哪儿网、58同城等大型企业客户提供移动信息服务,成立时挖金客持股20%,后又增资至持股28%。

  2019年10月,挖金客出资5175万元收购久佳信通23%股权,并以51%的持股成为其控股股东。

  久佳信通并入报表后,原股权按公允价值重新计量产生投资收益,在净利润占比接近50%。这也是为什么公司2019年营收、净利润大增,但扣非净利润却变动幅度不大,仅同比增6%至0.63亿元。

  在诠释收购久佳信通的原因时,挖金客表示:“移动信息化服务一直是公司近几年着力发展的业务板块。通过本次收购,公司可以扩大优质客户资源和市场份额,提高持续盈利能力。”

  但事实是,在这一领域,挖金客属于后来者。公司在招股书中也坦言,“(竞争对手)梦网集团(15.73 -0.69%,诊股)和吴通控股(5.44 -2.16%,诊股)的移动信息化业务均较为成熟,业务规模较大,其采购议价能力较强”。

  有市场人士指出,移动信息化市场已经趋于成熟和饱和,挖金客切入点和创新都不具备优势。据招股书,2019年、2018年,公司移动信息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1.2%、19.33%,而可比上市公司该业务2018年平均毛利率22.9%。

  上市目的被质疑

  由于业务向移动信息化倾斜,挖金客主营业务增值电信服务并未得到充分发展。2018年,同行上市公司该业务平均毛利率达到57.3%,而挖金客这一业务的毛利率为41%,2019年同比微增达到43%,仍逊于同行。

  既然如此,公司为何执意发展这一业务?《投资者网》研究发现,这或与公司急欲解决大客户依赖症有关。

  以往披露招股书时,挖金客往往强调:“公司也具备与中国联通(5.20 +0.39%,诊股)以及中国电信开展业务合作的能力,未来将开拓与其它运营商之间的业务合作”,以此来否认业务对中国移动的依赖性。

  但此前发审委依然否决了公司的IPO申请,事实证明了其判断。

  与联通、电信的合作难以达成,移动信息服务业务便成了大力发展的方向,这一业务看似与增值电信服务没有太大区别——只是由为中国移动提供服务,转变成为大型企业客户提供移动信息解决方案,但毛利率水平却大相径庭。

  公司此举可谓一石三鸟,不仅解决了经营对单一客户的依赖,且受益于子公司的并表,营收与净利润双双暴涨。而由此带来的高商誉、财务压力等风险,待公司上市后,将摊薄到每个中小股东身上。

  事实上,挖金客的资本运作能力市场有目共睹。早在挖金客2017年提交招股书时,公司在新三板大手笔分红,被质疑不缺钱为何要上市。

  而今公司账面资金仍然充裕。截至2019年年末,其流动资金达到2.16亿元,流动负债仅0.55亿元,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接近4倍,资产负债率仅20%,而理财产品收益达到305.5万元。

  此次IPO,公司募资重要的用途之一竟然是买楼。招股书显示,挖金客拟募资4.44亿元投资移动互联网信息服务升级扩容项目、研发及运营基地建设项目。运营基地建设中包含了“购买办公场所”。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与报价 - 使用许可协议